ハチミツちゃん
咁鍾意搭嘴就去賣魚喇y∩__∩y
唔好隨便關注我
我唔需要咁多粉絲(^0^)/

一只狗的忠烈

林封城:

文/林封城


(转载请注明出处并署名)


    祖父年轻时救过一只狗。


    那年冬天,祖父在雪地里发现了一只被冻伤的小黄狗,奄奄一息的,就把它塞进衣服里温暖它。正往家赶的时候,它忽然醒了,小腿开始一蹬一蹬,不停地蹭祖父的胸口。闹腾一阵,它把脑袋探出领口,四处张望一会儿,又钻了回去。祖父心头一暖,对这个小家伙有了感情。


    那天祖父是出门借粮食去的,回家时两手空空,什么能吃的都没带回来。祖母和父亲饿得两眼昏花,眼巴巴的望着那只黄狗,祖父也没能狠下心来杀它。父亲现在回想,依然觉得祖父太无情无义。结发夫妻和亲生儿子,居然还抵不上一只狗。


    可祖父对这只狗并不抱什么希望,毕竟连人都饱一顿饿一顿,能喂给狗的东西就更少了,八成养不活。但它不挑食,很多时候祖父只能喂它稀粥和烂菜叶,它都一声不响的吃下去。养到稍大点的时候,它竟然还学会了捉老鼠。这狗不仅没被饿死,还凭着一身捉耗子的本领越来越健壮了。


    但人不能像狗一样,什么都吃,能给人吃的东西总是那么少,而且也就运气好的时候能吃上饱饭,运气不好的时候,就什么都吃不上。祖父的运气很差,打猎总是空着手回来,挖野菜也只能挖别人剩下的。夏季最难熬的时候,家里连着吃了一个月的烂掉的野芥菜,吃到祖母看见绿色的东西就想吐,可有时连野菜都吃不上,只能喝个水饱。日子一度陷入困境,没有任何希望。


    有一天,这样的窘迫日子忽然得到了改善——那只黄狗开始带一些粮食回来。那天晚上,它叼着一小袋东西跑回家,放到祖父的左脚边,“嗷嗷”的叫了几声。祖父解开袋子一看,里面竟装着不少麦子。祖父顾不得这些麦子是哪来的了,赶紧把麦子磨成粉,擀面条,煮了一锅热面汤,让一家人难得吃上了顿饱饭。


    接下来的日子里,它开始带回更多样、更丰富的食物回来。有时是几藤沾满泥土的豆角,有时是土豆、玉米、胡萝卜。祖父想不明白它是从哪弄来的这些东西,但这些食物吃起来并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,他就不再去想这件事了。到后来,它竟然拖了一个装满蔬菜水果的竹篮子回来,祖父才明白,这些粮食都是它四处偷来的。那天祖父抱着黄狗,流泪流了一晚上。


    慢慢的,越来越多的人发现自己的粮食被偷了,大家渐渐提高了警觉,把粮食藏在更隐蔽的地方,但粮食还是会不知不觉地变少,并且找不出犯人。人们纷纷猜测,究竟是谁如此神通广大,从不留下一点马脚。从始至终也没人能想到,偷粮食的家伙会是一只狗。


    日子就这么安然无恙的过着,黄狗每天都会带足够一家人温饱的食物回家,新鲜还不重样。外祖父拼命的干活挣工分,生产队对他的待遇一天比一天好。日子开始向好的方向发展,没以前那么难熬了。


    第二年冬天,祖母又生下了一个男孩。这本来是件喜事,但祖母惊恐的发现,她没有足够的奶水能喂给他。祖父请大夫来找原因,大夫说,一方面是因为祖母身子弱,另一方面是她吃的东西太素了。营养跟不上,奶自然也就产得少。


    正是天寒地冻的时节,上哪找肉呢?祖父犯了愁。夜里辗转反侧,也想不出法子来。远近的亲戚都借过一遍粮食了,不能再去打扰了。更何况大家日子过得都不是很好,借米借面还将就,借肉谁肯呢?


    隔天早上,天还蒙蒙亮的时候,祖父端着一碗米粥去喂狗。可他用筷子敲了好几下碗,也不见狗从窝里出来。祖父纳闷地把窝帘掀开看,猛地一惊——狗窝空了!


    祖父急疯了,翻遍了家里各个角落,走街串巷的找狗,逢人便比划着问:“你看见我家的狗了吗?这么宽!这么长!黄色的!”


    祖父走得一步比一步急促,两次三番的跌倒在地上,从清晨走到了黄昏,还是没打听到一点消息。太阳快落下山去的时候,祖父瘫坐在雪地里,大声的呼喊黄狗的名字,一遍又一遍,依旧等不来回应。


    正绝望着,忽然,他看到不远处有一团黑影子在向他靠近。定睛了看,是那只黄狗向他走来了!它嘴里还叼着一块肉!只是它一瘸一拐,走得极慢,像是受伤了。跑近了细看,才发现黄狗的身上到处是伤,满是瘀血。它紧闭着的左眼不断渗出血来,像是瞎了。


    黄狗看见祖父,试图快些走,却跌倒在了地上。祖父心疼得要死,抱着黄狗跑回家,一家人哭着给它清洗伤口,上药包扎,还把那块肉煮熟了喂给它,它却不吃。


    黄狗没能挺过那个严冬,在一个寒冷的早晨离开了。


    那之后,祖父不再养狗。


2015.7.1

评论
热度 ( 70 )
  1. 燃烧吧小宇宙林封城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卷毛傻丹林封城 转载了此文字
  3. 蜂蜜酱♥林封城 转载了此文字
  4. 小毛豆。林封城 转载了此文字
  5. 叶雨林封城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イェユ

© 蜂蜜酱♥ | Powered by LOFTER